深圳同志网
当前位置:深圳同志网 > 娱乐 > 正文

从《芳华》看冯先生的同性恋“情结”

《芳华》是一部花费心思的好电影,讨论的时代也值得我们再关注。如果在老家,我肯定会带我爸去看。54年出生,在云南当过兵的老爸会认为在当时的时代,电影中描述的所谓“好人”是存在的。

已经有很多人分享过电影和小说的不同了,这里,我比较好奇的是影片里面几个毫不起眼男性小角色在小说中以什么形象存在。

小说中的大部分人物的走向更加悲观阴暗一些。最终,对于时代或者对于个人,是辜负么?被什么辜负呢?普通人哪里有资格说“事事皆可原谅”。有资格原谅的人已经是站立着的胜利者,原谅的资格甚至是说出故事的资格没有给到那些“好人”,他们终其一生连普通人的尊严都难以获取。

看电影《芳华》的时候,有一个人物的设计令我有一丝丝的尴尬,每当神似张大大的朱克一出现,Gaydar就响个不停?那么这个人有没有可能设定上真的是个gay?下文我们根据小说原文分析一下几个男性的外形特征。

性压抑

小说的氛围始终是性压抑的,性压抑从何小萍(小说中名为何小曼,出生地上海,两者形象略有不同)的海绵乳罩事件中可以看出来,从林丁丁的月经事件(小说中解释刘峰爱慕来源,电影无此情节)更可以看到性的禁忌,这也解释了为何后来刘峰的触摸事件会引起轩然大波。而电影的感觉呢,大长腿、泳池、比基尼、钟楚曦吃乳白色雪糕的特写,满满的是青春洋溢的荷尔蒙。小说和电影毕竟不一样。

文工团里男兵女兵的相处似乎随意,但其实只有入D提干了他们才有资格谈恋爱,恋爱、性以及婚姻的权利不被认为是天赋人权而被视作一种政治权利,是有等级的。

要我说,刘峰与何小萍最大的共同点不是他们都是好人或者弱者,他们处境的最大的共同点是他们都丧失了性吸引力,被剥夺了性的权利。在小说中,刘峰与何小萍最后在一起却只能相互陪伴,给予心灵安慰,乃至刘峰对于何小萍从始至终毫无欲念,只是好心。谁能感受到电影最后在美好的定格中还潜藏的这一层?

严歌苓对于每个人形象的描写有非常鲜明的性与性别意识。何小萍是个胸部特征不明显的女人,相反郝淑雯就是丰乳翘臀的形象,性征、性行为与性权利三者合为一体,正因如此她能勾引到闺蜜的男友。

刘峰性意识流露的场景中都刻意提到了他的胸肌,这应该是他身上最明显的“性征”。

“丁丁觉得刘峰那晚不对劲,主要该刘峰那件涤纶衬衫负责。衬衫崭新,雪白,微微透。明,以至于蓝色跨栏背心和肉色的胸大肌都朦胧可见。”

又比如小说后半段,当刘峰流落海口与妓女同居(电影中无此情节)。借助郝淑雯的视角,读者们“顺着山东口音看见刘峰。刘峰身上一件翻领短袖衫,胸前带几道彩色杠杠,把他原本发达的胸大肌撑得更雄壮。”

正片中该片段被删

刘峰应该长什么样子

私以为《芳华》的主人翁刘峰如果不是长成黄轩这个模样,他的形象将会更加站得住脚。多少女娃男娃会哭着喊着要黄轩抱啊,黄轩抱不得谁抱得?严歌苓的小说中,刘峰是这样一个人:山东农村娃,有口音,苦难童年为了不穷到光腚在一个县级梆子剧团学会了翻跟头,身高一米六九,自己在阳台上种着葱和蒜。

对他相貌的评价,原话是,“假如由丑至美分为十个刻度,他的相貌该是五度”。那可是三十多年前文工团,都是五湖四海挑来的才子佳人。刘峰这样一个人几乎被人记不住模样。

老实人选择坚定地向组织靠拢,信仰学雷锋做好人,对周围的每个人都好,借此赢得在集体中生存的一席之地,甚至是一些所谓的“荣誉”,这不也挺正常的么。

严歌苓其实解释得很清楚,当时的环境是,没有人在乎你本职的业务能力好坏,做得再好也是理所应当。相反,帮忙炊事班去赶个猪,帮忙宿舍去修个线路,带病上岗“轻伤不下火线”,这才是锦上添花的正经事,这样,你的入D介绍人才能帮你说得上话,举得出栗子。

朱克

朱克在电影中的戏份比小说中要多,在小说中看到林丁丁“被触碰”的另有其人。(对于关键的触摸事件,小说和电影的情景细节上也有些差异。)

小说中,朱克正面出现,只有不愿意托举何小萍这个场景。小说对朱克的介绍是,北京兵,已经闹了三年专业,不好好练功,整天练健美,往哪儿一站就是针灸肌理塑像。

朱克与何小萍

从外形上就形成一种反差。一个天天健身,体型健美的大男人举不动小小的何小萍?对何小萍来说不是更大的侮辱,而这侮辱里还含有性上的鄙视。托举是少有的男女可以发生身体接触的机会,但这时候却没有人愿意碰一碰我们的何小萍同学……

所以这个人最好是一个直男,即使是从直男的角度也对何小萍毫无性致。

小说中他说话的语气是怎样的呢?

朱克说:“我闹什么了?闹肚子,没劲儿,再给人家摔坏了呢。”他下巴歪歪,意思他罢工是为了何小嫚好。

朱克站起身,脸上的痛苦更深刻:“您老的嗅觉没事吧?闻不出来呀?”杨老师瞪着朱克。男兵们开始窃笑。朱克指着何小嫚:“让我托举她?多不卫生啊!您自个儿闻闻,她整个儿是馊的”。

电影和小说形象的差异是为了什么呢?电影配角朱克需要负责搞笑,从表现上来看,朱克比何小萍讨人厌多了。当然,电影版朱克即使动作表情再做作,也不一定是gay。但,我真的很想问一句,冯先生,为什么你的电影里面,幽默就一定要用到举止娘炮的男性?

好笑么?不觉得尴尬么?

少俊

小说原文中,其实还真的有一个长得像女孩一样俊俏的男性,但不是负责搞笑的,在电影中与另外一个角色融合成为了陈灿,这名角色身上突出的中性性别形象被完全抹去了。

骑自行车为陈灿

少俊就是萧穗子的男友,郝淑雯抢走的那个。

小说中描写他的长相是,“长得像大姑娘一样漂亮的少俊,一对飞飞的眼角,长睫毛打扇子似的,嘟嘟的嘴唇,化妆时还比其他男兵涂的口红要艳……”

“少俊的漂亮跟他的浅薄都像女人,俗气也像女人。”

这是个背信弃义性格很懦弱的男人,有异性性行为,严歌苓能够很清晰地分辨,性别气质与性倾向之间的差异。女性化的男性并不一定就是男同性恋。而这种自恋美貌的男人恰巧很招十几岁小姑娘的喜爱,也是具备审美属性的。

为什么这么处理少俊这个角色,电影有电影的安排,我相信导演有自己的考虑。但分别作为男性和女性,小说和电影的性别气质很不一样;严歌苓的《你触碰了我》和冯先生的《芳华》不一样。

冯先生电影中的那些“同性恋”

有人曾传说,冯先生遗憾未曾与张国荣合作。但,冯先生电影里面本来也很少能够看到俊美的男性形象以正常人的状态出现。他电影中对中性化男性的使用几乎止于搞笑的功能,化妆和装扮极尽丑化,表演方式与春节联欢晚会小品和二人转一般直接。

我简单回顾一下这些可怕的堪称灾难一般的荧幕形象。

天下无贼中的小毛贼,冯远征出演,被认为是“二椅子”。

《非诚勿扰》中的建国,又是冯远征,那么好的演员,让他演这些不入流的角色,你的良心不痛吗?童年阴影叠加尴尬癌。

《非诚勿扰2》建国2.0,你能相信这是廖凡演的么?

我知道这些电影本身也不是冯先生最好的电影。但总得有人跟冯先生坦白说一句,这些场景一点都不好笑,不仅不好笑还令人十分之尴尬,有些低级趣味。

大银幕上到底该如何正面“消费”同性恋

如果有人说,咱们政策不允许正面同性恋形象出现在大银幕,只要是客观上增加了曝光度,都是可以的。那咱们再举几个正面的例子,说说大银幕上到底该如何正面“消费”同性恋。

我们直接以冯先生友情出演的《让子弹飞》为例,比一比就知道什么是幽默高级货了。

最后的最后,《芳华》虽好,但不足仍然存在。即使朱克不是同性恋,大家难道不觉得很奇怪么?这些文工团的男演员长得多么不起眼,仿佛文工团里只有女兵,唯一看起来不错的就是咱黄轩了。文工团没有长相俊美的弯男难道不是个bug吗?

《芳华》题材和内容也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它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这里就安利给大家另外一部片子,崔健导演的《蓝色骨头》,文工团回忆部分的处理得很精彩,意识也很大胆,同时大谈政治诉求直接硬刚,舞蹈和音乐也非常棒。人家当时录音带里放的可不是邓丽君的小情小爱,人家听东德的摇滚乐好不。

虽然《蓝色骨头》叙事非常之混乱,但好在有黄轩上演的基情闭环三角恋……(对,这部文工团电影有年轻版的黄轩,当然,我更喜欢另一个演员陶冶。)

深同网与您分享精彩:深圳同志网 » 从《芳华》看冯先生的同性恋“情结”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