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网
当前位置:深圳同志网 > 资讯 > 正文

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我真的不想要这些标签,我只想找到一个爱的人

今天想和大家聊一下

最近网上关于“同性恋”的一次风波

微博昨日发出公告表示本次游戏动漫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而主要是清理涉黄,暴力血腥题材内容。

这一场风波似乎逐渐平静下来。

陈丹青说:对同性恋反感的人也可能对其他事反感。有那么一种人群会对凡是他不认同的事物反感。同性恋问题特别考验一个人的意识形态和天性。

李银河说:倘若生活中存在着完全不能解释的事,那很可能是因为有我们不知道的事实;而不知道的原因却是我们并不真正想知道。

同性恋这个话题,沉重、敏感、令人心痛,有人在某乎上提问“如何看待人民日报评论:性倾向不止一种,同性恋绝不是疾病”,其中的一条高赞回答是:我们提倡的是不歧视同性恋,而不是同性恋。

人们在浩浩荡荡的声势中,很容易走向两个极端,一个“极度恐同”,一个“极度鼓吹”。

爱一个人,真的是这样被各种声音凌驾起来的么?

今天只想和大家平静的聊一下关于同性爱情的简单故事。

你知道么,我其实有点害怕,但我更不想失去她。

大部分同性恋的朋友在12-16岁之间会对自己的性取向有所认知而后逐渐确定下来。

女生朋友Ji曾经在上高中的时候和异性谈过恋爱,很快就分手的原因是Ji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适应这种和异性恋爱的相处感觉,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她遇到了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女孩子。

因为一度不敢确认这份喜欢,于是小心翼翼总怕打破令自己如此欣喜的美好。

直到对方给出Ji同样的回应时,Ji并没有马上就和她在一起,而是沉着冷静的思考了几天,我问她,“你都在想什么?”

她说,“想这份爱够不够真挚,想身边的人目光,想父母的样子,想很多。”

“后来呢?”

“不想错过。你知道么,我其实有点害怕,但我更不想失去她。”

听完之后忽觉一阵心疼,同样是在接收一份爱情前的心理波动,Ji却在那一刻想了很多。深深的无力感从四面八方涌来,最后还是努力的去用一份当下并不是很明亮的感情作为击破壁垒的宝物。

七年了,她们现在还在一起,一起毕业,一起工作,过着最寻常的生活。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还不能向家人出柜。

国外的一些出柜场景明显会温馨许多,而我们身边实际的一些出柜情况就不会是那么轻松简单了。

当我明确自己性取向的时候,忽然觉得很轻松,因为我再也不用假装去喜欢一个人了,我可以坦荡的喜欢我想喜欢的人。

另外一位男生朋友陈是这样表达自己爱情观的,他还说:

“我喜欢他,是因为他这个人本身。我是一个同性恋,但我没必要到处去说自己喜欢同性,就像异性恋也不会说自己喜欢异性的。

我们都在正常的恋爱,这有错么?”

陈是身边为数不多已经向身边人以及父母出柜的,虽然出柜的结果不够顺利。

他说出柜的那一天很平常,没有预先准备任何说辞,只是在和父母吃饭的过程中由找女朋友的话题说到了自己其实是喜欢男生的事实。

母亲在一旁哭了很久,父亲当场掀了桌子叫他滚出家门,改不掉就永远别回来。

他讲这一段故事的时候也只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说,我不知道我应该改掉什么。

后来邻居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也成了人们饭后茶余的一段故事,父亲的脸越来越挂不住开始强迫带他去看各种医生。

陈最后离开了家乡的那座小城市,去了更大更有包容性的地方,我们也很少再联系,只记得他离开家的那一天对我们说:总有一天,这一切都会变好的吧。

我们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会不会不变好,不过看陈最近的一条朋友圈觉得至少自己变得越来越好了。

他发了一张和自己恋人牵手的照片说,“这世界也没想象的那么糟。”

1973年,美国心理学协会和美国精神医学会,将同性恋从疾病分类系统中去除。

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同性恋从疾病名册中去除,认为同性性倾向乃人类性倾向的其中一种正常类别,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或不正常,且无需接受任何形式的治疗。

2001年,《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出版,在诊断标准中注明:同性恋的性活动并非一定是心理异常。

自此之后,同性恋在我国才不再被统划为病态。

可是仍有一大批人认为这是一种虽然顽固但可以治好的“病”,他们从一开始便带着有色眼镜去审视这个群体,站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上对人类的爱情发表着长篇大论。

同性恋者也是和所有人一样正常的公民,在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自己的社会权利也应该得到合法保障。

柴静说,看见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我喜欢你,不会因为你是男生或者女生,我就喜欢你,而是因为你是你,我才喜欢你。

性别和私欲并不是说出口那一声“喜欢”的前提,灵魂之间的吸引和追寻才是爱的终极要义。

今年奥斯卡的最佳改编剧本《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中,17岁的少年艾利欧爱上了大他6岁、来意大利游历的美国博士生奥利弗。两人在天气燥热又十分明媚的夏日里彼此探索,追寻,成就了一段短暂而美好的初恋。

而这一切都被艾利欧的父亲看在了眼里,奥利弗离开意大利后,艾利欧痛苦难捱,而父亲对他说:“你们很幸运地遇见彼此,因为他很善良,你也很善良……如何度过一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只要记住,上天赐予我们的心灵很身体只有一次,不要试图忘却你现在悲伤的感觉,因为每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我们能给予的便越少。”

我国的的宪法有4章143条、婚姻法有6章51条,暂时还没有哪一条能保护这一群人的恋爱自由、婚姻自由。

那么作为共同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我们,是否能撕下标签,给予他们一份尊重和保护。

最后用恰克·帕拉尼克的一段话作为结尾,希望无论性别,你都能找到你爱到那个人,并且每一份爱都能够被尊重,被珍视。

– end –

深同网与您分享精彩:深圳同志网 » 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我真的不想要这些标签,我只想找到一个爱的人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