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网
当前位置:深圳同志网 > 资讯 > 正文

你们到底有多大勇气,才敢与世界为敌

2月18日晚上在电话里跟爸妈出柜后,虽然得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好的结果,但我心里还是非常忐忑的,因为爸妈最后在电话里留下了一个要求,要去医院看看心理医生。虽然说他们嘴上说不是治病,只是听听医生权威的说法,但是我明白,这其实是表明,在他们心里,同性恋还是一种“病”。

人心都是肉做的,说实话,在他们对我如此宽容的前提下,在他们努力压制的哽咽声中,我真的不忍心在那一个晚上把他们所有的希望全部打破,所以我犹豫之后答应了。后来很多朋友担心我,要是在医院遇到“庸医”怎么办。其实当时我心里已经有打算了,首先当时跟爸妈商量的是去华西,我想华西这样全国著名的医院,心理医生不至于那么不靠谱,会说出同性恋是病这样的话。

另外我当时还有小算盘,那就是跟爸妈去医院之前,先去挂个号探探医生的口风,看看他是不是对同志能够给出科学客观的评价。如果是,我就跟他坦白实情,下次带爸妈去挂他的号。如果不是,我就换一个医生或者想别的办法。

所以,当时我答应爸妈,一是我实在也心疼他们,二是缓兵之计,缓和一下矛盾。

出柜当晚,我也跟最好的几个朋友打了电话,他们都是在很早之前就了解我的情况并完全能够接受的。有的建议我给父母一段冷却的时间,让他们再消化这个事情,怕太频繁的沟通反而会刺激他们;有的建议我趁热打铁积极跟父母沟通,进一步跟他们普及同性恋的相关知识,让他们完全接受。

我权衡之后,选择了前者的意见。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跟爸妈沟通很少,除了因为担心而打电话看看他们是否安好,并没有过多的跟他们交流。倒是我爸妈,也是出于担心,第二天就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2月19日早上7点,我对这个时间点记忆非常清晰。因为我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电话响,接起来听到的是爸爸的哭声,爸爸哭着问我还好不好,有没有起床,要起来去吃早饭,吃完早饭要像平常一样去上班……

你知道一个人心碎是什么感觉吗,这不是矫情,那一刻我真的知道这种感觉了。二十多年,我真正看到爸爸哭,只有两次。一次是他的兄弟因故意外去世,一次就是我的爷爷去世。除此之外,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他流泪。但是那天早上,我还在迷糊中,一接通电话,首先撞在耳膜上的就是他的哭声,很无奈很委屈想极力压制却压制不住的哭声。

我的眼泪当时就流下来了,只是怕他担心没有哭出来。

我一直担心的妈妈,那个时候却坚强的让我吃惊。我在电话听到她劝爸爸想开点,不是多大的事,然后把电话拿了过去,用特别正常的声音跟我说,我们就是担心你,问问你起床没有。我跟你爸爸都没事,你放心,不要担心我们……

那天早上挂了电话,我坐在床边哭的不行。一边为自己感到幸运,一边又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回报不了爸妈对我的爱了。

接下来的时间,爸妈还给我打了几个电话,他们的情绪都越来越好,虽然我知道,他们心里依然难过,但听到他们平常的声音,我心里得到了大大的安慰。不过,电话里,他们隐约透露出,还是希望我能够结婚的想法,这让我很为难。

两个星期后,我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决定回家跟他们面谈一次,听听他们最后的想法,打消他们心里的疑虑。

3月4日下午,我回到家乡的小县城,却一直不敢回去,心里特别焦虑。我不知道面对面说这件事的时候,爸妈是否还能像那晚一样平静地接受,他们会不会忽然情绪崩溃推翻之前所有的结果,会不会忽然提出一些我无法接受的要求?

忍受着种种煎熬,我在几个挚友的陪同下吃了晚饭,他们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并且把我送到了家门口。

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8点过,家里的灯是熄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往常这个时间,爸妈都在看电视,家里肯定有灯是亮着的。我有点颤抖地敲了一下门,过了一会儿,妈妈打开了门。我探头一看,原来爸妈在里屋看电视,所以没有开大厅的灯。

妈妈看了我一眼,笑着说,你回来啦,然后牵着我的手走进了里屋,屋里,正在看电视的爸爸回头看到我,也是笑了一下,有点勉强,但是还是笑了。他没有说话,只是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了。

我跟妈妈挨着坐在沙发上,爸爸坐在我们对面。我握住妈妈的手,她也很紧地握着我的手,就像害怕我跑掉一样。我的眼睛一下就红了,心里的种种担忧那一刻也被打消了。保持着这个姿势,我们从谈话开始一直到结束,我跟妈妈的手一直都握着。

是妈妈先开口说的,很自然地谈了起来,她有两层意思:一是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有什么是不能治疗的呢,也许同性恋可以改变呢。二是既然你说很多人都是同性恋,但是还是有那么多人都结婚了,那你为什么不可以结婚呢?要不你还是去找个女孩子结婚吧。假如说结婚后过不下去要离婚,我们也不会反对的。

大家不要说我妈妈愚昧,每个女人爱起自己的子女来,可能顾不得那么多,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够幸福,她们愿意当罪人,愿意被说丧德,她们一点都无所谓。

我妈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真的不懂什么是同性恋,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骗婚”。她其实特别善良,小时候有流浪汉走过我妈家门口,她不是设施他一碗饭,而是把他带到了我家的饭桌上。所以,我相信,她并不是希望我去伤害别人成全自己,她只是不知道中间的厉害关系。

我原本想平静地告诉她和爸爸,同性恋真的不是病,所以不需要治疗。但是一看到他们好像一下老了很多的脸,我还是哭了。

我哭着跟他们说,全世界有几十个国家都承认了同性婚姻,同性恋真的不是病,只是我们国家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往后走,相信中国也会承认同性婚姻,只是时间问题。

我哭着跟他们说,你们经常看的央视还有你们看过的鲁豫有约,都做过同性恋的报道,都说了同性恋是正常的取向,只是这部分人群比较少而已。你们要是不相信,我准备了视频资料给你们看。

我哭着跟他们说,我真的没有办法跟女孩子结婚,这叫骗婚,对别人是一辈子的伤害。我从小就是不能说谎的人,就算勉强结婚,我也装不了那么久。到时候离婚打官司,骗婚的那方是一点都站不住脚的。

开始还平静的妈妈听到我哭着说这些,终于忍不住崩溃了。妈妈抽泣着说,我们不是逼你啊,我们真的不是逼你,我们真是担心你以后怎么办,要是我们走了,以后哪个来照顾你,你生病的时候,哪个带你看病治疗……

爸爸在旁边自始至终没有说话, 但是说到这里,他也开始不停地用手抹眼泪。他把头转到电视那边,但是肩膀已经颤抖不行了。

其实,爸妈真的是任何时候都是为子女考虑的,他们最终的目的,并不是要讨论同性恋到底是不是有错,我是不是应该顾及他们的面子而结婚,而是担心他们不在了之后,我老了之后一个人生活该怎么办。

为了打消爸妈的顾虑,我又强忍着眼泪,稳住情绪后跟他们讲国家的养老政策,讲同志群体的意识觉醒,讲同志经济的兴起,讲社会对同志群体的态度越来越宽容。同时也给他们讲了代孕,讲了领养孩子的可能性,甚至将了我原本不准备要说的形婚。

他们并不是完全能听懂,但是我很认真很认真的给他们讲了以上的内容。所以,最后我们达成的共识是,他们不会逼我跟女孩子结婚,也不用形婚,尊重我的个人选择。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我们一家人都会好好的一起生活。

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我像在做梦一样。我也不知道上辈子我是做了多少好事,可以遇到这么好的爸爸妈妈,可以这样在毫无相关知识的背静下,完全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

他们最后做了这样的选择,在农村里,甚至可以说就是敢跟世俗为敌。其实他们都是没什么力量的普通人,我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勇气。如果非要说这股勇气来自哪里,那应该就是父母对子女无止境的爱吧。写到这里,我是怎么出柜的这个答案算是可以结束了。但是我还想再说两句话,那是我现在想起来仍然会哭的两句话。

在交谈过程中,妈妈说过两句让我哭的怎么止不住的话。

一句是:你娃娃怎么那么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不早点说,你早点说出来,是不是要好受的多,这么多年你憋的多难受啊。

一句是:你爸爸还有几年社保就买了,我跟你爸爸商量的,到时候他就把工作辞了,我们可以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到你那边(我工作的城市)来跟你一起住,不然你一个人多孤单啊。

听到这两句的时候,我真的哭的像个孩子,一个受了天大委屈后被父母体谅的孩子。

深同网与您分享精彩:深圳同志网 » 你们到底有多大勇气,才敢与世界为敌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