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网
当前位置:深圳同志网 > 资讯 > 正文

“同志”的“艾” :探秘同性恋艾滋病戒毒者心路历程

南方网讯(记者/彭志强、汤云佩 通讯员/刘洪群)“6岁开始就有一种感觉,只喜欢和女孩子玩,不与男孩子玩。”阿伟说,他是一名同性恋,外行称“同志”,圈内称“GAY”。

  阿伟个子不高,眉清目秀,喉结明显,说话语气男声十足,如果换掉身上的戒毒人员服装,肯定是帅哥一枚。

  “他平时见到男朋友,语气如女孩一样,如果只听声音不见人,一定认为是女的在说话。”阿伟的管教戒毒警察说,艾滋病同性恋戒毒人员已由之前的2人增加到8人,成为戒毒管教警察的新课题。

  在“12.1”国际艾滋病日来临前夕,“法治广东行”记者深入到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专管区,了解艾滋病戒毒人员群体出现的新情况,探秘同性恋艾滋病戒毒人员的心路历程。

  女孩身份接触男生

  阿伟现年27岁,来自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

  “小学、初中都在云岩区读书。”阿伟说,小时候所喜欢的都是女孩喜欢的,学跳舞、学钢琴,从不去踢足球、打篮球和乒乓球。到了小学6年级,性取向开始有了明显变化,自己以女孩的身份开始与男同学接触,其中有一位玩得很好男生,每次能牵到该男生的手,都会感到幸福无比。

  到了初中,阿伟开始留长头发,穿女性化的服装。为此,他被迫转学。

  转学后,阿伟与跨年级的一男同学成为好友,经常一起逛街、一起玩。牵手、抱抱、亲嘴是常态。“但那不是实际意义上的亲吻。”阿伟说,双方都没有想过将这种感觉深入发展,也不懂得如何发展,但内心已是幸福满满的。

图一:“12.1”国际艾滋病日临近,同性恋艾滋病戒毒人员阿伟(左)在排练演出节目《戒毒小苹果》,中休之余吸根烟。

  学习化妆了解品牌

  初中毕业后,阿伟就不再上学。“因为别人看我的眼光很怪,”阿伟说,15岁时,他就在家帮母亲干起了杂活。

  16岁那年,阿伟对母亲说想到深圳发展,遂离开贵州,到深圳小姨家。在深圳足足玩够一年后,阿伟觉得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了,便前往北京,到某知名形象设计去学习化妆,一年学费生活开支3万多。一年后,即2007年,阿伟回到深圳,他利用一整年的时间复习老师所教的课程,并进行创新;应聘知名的化妆品牌店和专柜,了解化妆品的特性,最终确定自己喜欢的品牌是香奈尔和迪奥。

  自食其力承包化妆

  2008年,阿伟开始将自己所学用于实践。第一单生意是承包夜总会,给夜场的小姐们化妆,每晚要完成20多位小姐的装扮。“成本低、速度快、钱到手快。”阿伟说,他与夜总会管场的分成,夜总会3成,阿伟7成。每月收入7、8千元。

  能自食其力,阿伟很开心。“怎么会找与小姐接触的工作呢?”阿伟说,其母亲对他的工作有疑虑;但自己热爱此项工作,没有停下脚步,没有心思找男朋友,因自己是女性装束打扮,与小姐们相处融洽。

  同性恋的启蒙老师

  2009年,阿伟觉得自己不能再女性装束,开始换回男性服饰。

  在一个日本婚纱品牌的推介活动现场,众多化妆师出现,阿伟与化妆师郭某分到一个组。当时30岁的郭某已是从事化妆行业多年的资深师傅。

  此后,郭某详细地询问阿伟的个人情况和对将来的规划,对阿伟将来的大致方向给予指引。郭某经常请吃饭,介绍化妆客户给阿伟,让阿伟参加一些文艺舞台的化妆工作。

  “他是我的化妆和同性恋的启蒙老师。”阿伟说。

  “同志”圈术语和识别

  “你是不是‘同志’?我问‘同志’是什么?”阿伟说,与郭某成为好朋友后的一天,郭某试探性问他性取向的问题。郭某敲开了阿伟的同性恋之“门”,给原本对同性恋懵懂、模糊的阿伟清晰的指引,带领阿伟迅速融入到同性恋群体中,学会了“同志”间的专用术语;如何识别真假“同志”。

  “进这个圈子久了,身上就会散发某种特殊气质。”阿伟说。

图二:“12.1”国际艾滋病日临近,同性恋艾滋病戒毒人员阿伟(右)指导其他艾滋病戒毒学员排练演出节目《戒毒小苹果》。

  “第一次”献给了客户

  2009年的秋天,阿伟与郭某曾经介绍过的一位客户来往密切,阿伟曾帮客户所在公司的秀场和婚纱店的模特化过妆。当时客户30多岁,平时西装革履,衣服总是很干净、整洁。

  在客户的家了,阿伟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客户,在客户的慢慢引导下,双方超越了界线,阿伟扮演了女性的角色。

  “因为此前没有尝试过,第一次很不习惯。”阿伟说,很不舒服,想过以后不再尝试。然而,十几天过后,阿伟就习惯了,不再抵触,还会很想,并一发不可收拾,两人的恋爱关系一直持续了一年。

  2011年,阿伟在社交网站上认识了一位30岁的“同志”,对方是一名设计师,装修、广告和印刷等设计,啥都做。阿伟与设计师的恋爱关系一直持续到2013年,是阿伟恋人中相处时间最长的。

  2014年3月,24岁的阿伟开始吸食K粉,常到深圳罗湖区的某酒吧,当时只要去这个酒吧,就能拿到K粉和摇头丸。

  超强度接触染艾滋

  2015年7月,阿伟应邀到一“同志”家里与“同志”们聚会。期间,“同志”们开始吸食冰毒,问阿伟玩过没,碍于面子,阿伟说玩过,不记得如何玩了。一“同志”手把手教阿伟。阿伟说,当时的吸食方法很麻烦,与抽烟相近,但要把冰毒铺得很平和均匀,烧火也要控制好火候,火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现在吸食冰毒有玻璃纸,操作起来简单容易。

  “K粉、摇头丸吸食后,整个人晕、飘。”阿伟说,冰毒吸食后是完全不同的效果,人很“清醒”,很喜欢说话、聊天,不停地聊,聊一整个通宵也不困、不累、不饿。每位“同志”带阿伟玩冰毒的过程都不一样,阿伟很快就“爱”上了冰毒。

  此后,阿伟通过社交网站,认识了第三任同性伴侣,两人吸食冰毒,发生性行为可持续一整个通宵,由于超强度接触,导致双方皆受损出血。阿伟因此而感染了艾滋病。

  2015年9月,阿伟在某KTV吸食毒品时,遇到深圳公安突击检查,被查出吸毒送戒毒所,随后因查出艾滋病被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专管区。

  得知自己得了艾滋,阿伟如五雷轰顶,对传染他的第三任性伴侣十分憎恨。今年4月,阿伟戒毒期满出所,即找第三任伴侣质问,对方承认自己是艾滋病人。

  今年6月,阿伟因复吸毒品被查,再次送到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

图三:同性恋艾滋病戒毒人员阿伟拿着播放器,指导其他艾滋病戒毒学员排练演出节目《戒毒小苹果》。

  专注化妆技艺超前

  “一切只能怪自己。”阿伟说,回想自己的经历,已不再憎恨传染他艾滋的“同志”。

  对化妆事业,阿伟一直没有停过追随的脚步,他自认对化妆工作的认真和专注超过了常人。他考取了国际化妆证ITEC的职业证;2013年参加上海文化化妆大赛,获得了最佳创造二等奖;经常被邀请去讲化妆课程;经常出现在秀场、婚纱推广和婚礼等场面,每月收入至少3万元。

  此外,阿伟还收了两名徒弟,教徒弟如何喷枪化妆,这是日本、美国、台湾等普遍采用的化妆方法,韩国和台湾的出境明星都喜欢喷枪化妆,由于化妆流程复杂,在国内价格很贵,目前会喷枪的化妆师还不算多。

  挑战母亲的承受力

  阿伟的母亲开餐馆挣到钱,与阿伟在香港工作的叔叔一起出资600多万元在深圳购买一套三房一厅98平米的房子,一切都要求做到极致的阿伟,则自己出资400万装修了房子。

  当初,阿伟的母亲知道儿子是同性恋时,好不容易接受了事实;此后,阿伟吸毒,其母亲一直不相信,后来被迫接受;今年4月,阿伟离开戒毒所,其母亲知道儿子得了艾滋,双方冷战了一个多月。“母亲觉得我太过分了,我的选择,一旦她接受了,我又会走得更远。”阿伟说,每次对母亲的打击刚平复,就会出现更大的打击。

  此次被抓进戒毒所,阿伟的母亲下了最后通牒,再复吸毒品,母子永不相见。阿伟的叔叔十分不理解,对阿伟说,你条件那么好,为何要吸毒。

  对于今后,阿伟说,出去后,他仍会继续从事化妆工作,与“同志”交往和性生活会做好安全措施,绝不会考虑找女朋友,至今他没有和女性朋友有过亲密接触。

  努力工作赢得真爱

  与阿伟相反,阿从则有过两任女朋友,并有亲密的性关系。

  阿从现年29岁,来自湖北黄冈浠水县。今年3月因吸毒被深圳公安查到,9月送到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

  阿从小时喜欢和女孩们一起玩,但没有对男生有特别的感觉。在某校大专机械专业学习期间,大二开始追求同班的一位女生,送花、买衣服、旅游,最终同居。

  “那时才19岁,对男女之间的事无比好奇。”阿从说,他与女友可以从周六晚上一直“玩”到周日天亮,期间累了就歇一会。

  2007年大专毕业后,阿从到惠州某公司实习,做仓库保管员,月工资2600,除了租房、水电、还要日常开支,倍感经济压力。

  女友的母亲反对这段姻缘,要女儿随家人到上海发展,阿从被迫与女友分手。

  阿从努力地工作,从仓库保管员做到店长兼采购,工资涨到8000元。他的勤奋赢得一女同事的好感。

  女同事来自河南,比阿从小2岁,每天都主动帮阿从洗衣服,慢慢的,两人之间擦出了火花,开始了同居生活。

图四:采访结束,同性恋艾滋病戒毒人员阿从返回习艺区。

  出于好奇结识“同志”

  谈及与两位女朋友相处时光,阿从说她俩都对他很满意。谈到与此后同性恋的生活,阿从说两种生活是相反的,此前是自己照顾恋人,很辛苦;此后是恋人照顾自己,很享受。阿从与阿伟一样,在同性恋中都是扮演女方的角色。

  2008年,阿从还与河南女友同居的期间,通过网聊结识一名男网友,时间长了,知道对方是“同志”。出于好奇,阿从与网友见面吃饭,发现“同志”与正常人没有区别,于是双方留电话。此后,网友开始经常发信息,言词中充满了赞美和明显示爱,“竟然有男人喜欢我。”阿从说,自己却一点都不反感,也不排斥,反而感觉很受用,觉得自己被人捧在掌心里,美滋滋的。

  经过深交,阿从得知“同志”网友是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原本认为“世间只有我们一对”的阿从,知道了他与网友这“一对”只是冰山一角。

  男友失约自杀殉情

  2009年春节前夕,家人要阿从回老家湖北过节,阿从说有一个要好的朋友,一个人在深圳过节,很孤单,自己要陪一下。阿从所说的朋友就是“同志”网友,他俩之间有约定。

  初七将至,而自己日夜翘首以盼“同志”网友却没有出现,阿从伤心欲绝,他跑遍了自己所知的药店,因为每家药店只许售卖2、3颗安眠药,好不容易买到30颗。

  春节初六晚,阿从写好遗书,将自己与“同志”网友的恋情写清楚,自己的死是因为恋人失约所至。随后服下所有的安眠药。

  春节初七,回到深圳的姐夫推开房门,发现阿从躺着床上一动不动,吓坏了,立即送阿从到医院抢救、洗胃。

  阿从在医院住了一周后回到姐姐家,在房间里躺了半个月,不吃东西,不说话,仍然伤心欲绝。姐姐和姐夫不断做阿从的思想工作,情到深处,姐弟俩抱头痛哭。

  家人理解阿从的苦衷,劝阿从别急着确定性取向,要慢慢搞清楚,等到了30岁再决定自己是“同志”还是娶妻生子。

  家人的理解和包容,给阿从带来希望,他逐渐从痛苦中逃离出来。回想起这段为爱殉情的经历,阿从说这才是真爱,为了一个自己深爱的“同志”。

  性关系太滥染艾滋

  自杀未遂仅过半年,阿从就与一个新认识的“同志”发生了性关系。

  此后,阿从共交往了5个相对固定的“同志”男朋友,除了与他们发生性关系外,还与20多位“同志”发生了临时的性关系。至今,阿从还不清楚自己是哪个环节感染上艾滋病的。

  2014年夏天,阿从又与一男朋友分手,空窗期孤独无聊,他通过手机交友软件,认识了比他小1岁的“同志”男朋友,此男友是某报社行政人员,负责薪酬统计工作,此任男友与阿从相处时间最长。

  “时间长了,感觉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感觉弱了,性生活少了。”阿从说,自己患有艾滋病,而“同志”男朋友没有艾滋病,每次都做好防范措施。

  2015年起,阿从就依赖在“同志”男朋友家里,全靠男朋友照顾,不上班,也不愿意出家门。最后,男朋友忍不住劝阿从找点事做,两人因此产生矛盾,争吵发生,由少到多,由疏到密。

  去年8月,阿从与报社工作的“同志”男朋友分手。无聊之余,应邀到艾滋病病友家聚会,开始吸食冰毒。

图五:艾滋病专管区的草坪上,艾滋病戒毒人员在练习瑜伽。

  母亲说儿子得艾滋

  回想自己历程,阿从说自己对不起家人,尤其是母亲。当年得知自己患了艾滋病,母亲第一时间告所有的亲戚朋友,几乎每天都有亲戚朋友约饭局,这样做是为了告诉阿从艾滋病不会受到家人和亲戚朋友的歧视。“母亲可谓用心良苦。”阿从说。

  为了回报母亲,阿从交了首付,在姐夫老家的城市供一套100多平米的房子,20年的还贷。假如自己死了,母亲去投靠姐姐,还有房子住。

  阿从目前已解除毒瘾,他希望自己能尽快出去,找份工作,继续还贷。

  戒毒场所的新课题

  “扮演女性角色的同性恋艾滋病戒毒人员,大都渴望关怀和爱护。”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四分所(艾滋病专管区)政委沈初军说,像阿从母亲这样动用亲情接纳同性恋艾滋病儿子的事例是很少的,大多数都被歧视,缺乏亲情和关爱。

  沈初军说,此前的艾滋病专管区,同性恋艾滋病戒毒人员只有两名,今年增加到8名,形成4对。这对于戒毒管教警察是新的课题,既要尊重他们的性取向,理解他们的生理需求;又不能让他们违反戒毒场所的纪律,不能在场所内有亲密行为;更不能硬生生地将他们隔离开,避免情绪波动和矛盾激化。

  目前,8名同性恋艾滋病戒毒人员的都安排在不同的宿舍和楼层,平时可相见,但没有发生亲密行为的机会。

深同网与您分享精彩:深圳同志网 » “同志”的“艾” :探秘同性恋艾滋病戒毒者心路历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